央廣網北京9月20日消息(記者柴華)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如果說3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把中國刻在了每個外國投資者、觀察者和政策制定者的眼中,那麼當中國經濟開始自主走上減速度、保質量的道路時,隨之而來的質疑之聲也就在所難免了。
  比如今年以來,經濟增速低了擔心硬著陸,銀行不良資產上升了擔心金融系統大地震,匯率更加市場化了卻也擔心急漲急跌。那些為中國經濟憂心忡忡的論調中,哪些確有其事,哪些又值得推敲?我們到底應該如何去看待那些反映中國經濟的各種數據呢?我們選擇三個今年以來特別熱的憂慮點,誰是誰非?請看中央台記者的報道:
  憂慮點一:從8月PMI短期回調開始的經濟“硬著陸”擔憂
  9月的第一天,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結束了5個月的回升勢頭, 51.1%,比上個月下降0.6個百分點。而隨後,13號陸續公佈的國內主要宏觀經濟數據都不理想,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竟然下滑到6.9%,08年之後最差的數據跌破了無數眼鏡。
  不過,很多人沒有註意到的是,51.1%的PMI指數仍然是年內的第二高,也高於去年同期和今年的均值,最不濟它距離50%的榮枯線還有著不算短的距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研究員張立群:第一個從PMI指數來看,現在PMI指數是比8月份回落,但是仍然在50的警戒線以上,總體還預示著經濟繼續保持一個平穩增長的態勢。從8月份工業增長率的回落來看,我認為可能也是一個短期變化。
  太多的月度經濟數據一一去糾結不免頭疼,就拿這個月挨第一個槍子兒的PMI來說吧,既然50%以上就表明經濟繁榮,那麼一直在線上飄著的PMI哆嗦一兩個月其實真心說明不了什麼。張立群認為,中國還在信息化、城鎮化高速發展的歷史階段里,基本面決定“上層建築”,過於糾結短期數據不免庸人自擾:
  張立群:就是我個人的觀點,就是中國經濟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們這個宏觀調控實際上圍繞著穩增長現在也積累著越來越豐富的經驗,這兩個因素組合起來我覺得中國經濟不會出現那種快速的下滑,所以大家對一些月度指標的波動過度擔心我個人的觀點是沒有必要的。
  而另一方面得承認,中國經濟增速是不是在回落?是的。過去能讓中國打遍全球無敵手的低成本優勢如今顯然不再絕對。我們的很多產能過剩行業也的確需要時間去換改革空間、換髮展質量。但如果把每個月這樣的數據公佈看成是小測驗,我們其實已經在各種使勁兒了,當然,不再是過去一味的“蠻力”。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主任祝寶良:新的成績單下放以後有800多萬家企業成立了嘛,這個對解決投資就業還是發揮了很好的作用,進一步的國企改革能夠把產能過剩的問題加快解決,通過財稅制度改革跟融資體制的改革能把地方政府融資資產的債務讓它穩定在一個合理的水平上,這樣整個大家市場的信心也就有了。  
  憂慮點二:不良“雙升”銀行如坐針氈
  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貸款率的所謂“雙雙上升”,代表了外界對於銀行資產質量的一種擔憂,特別是存款保險制度和銀行破產一說的“討論升溫”,說白了,引起了人們對於自己錢袋子是否安全的高度關註。
  如果說,從2011年秋天溫州“跑路潮”“開始,“不良雙升”這個詞逐漸受到關註,那麼,今年“雙升”在大銀行里基本實現全覆蓋了。但是,不良雙升,不良率超過1%就真的很可怕嗎?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銀行業整體的資產質量仍然穩定,所謂“風險可控”絕不是敷衍:
  郭田勇:商業銀行從十多年前開始進行股份制改革以後,銀行對整體的風控能力已經是得到了明顯的提升,所以說我們並不認為商業銀行的不良率未來會出現大面積的反彈。
  自從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革”後,商業銀行風控能力明顯提升,不認識商業銀行不良率回出現反彈。
  與不良的問題相對,銀行報表裡的撥備覆蓋率數據代表了銀行一旦出現壞賬追不回來了,夠不夠錢補上的問題。而我們看到,大多數銀行已經預留出了2倍多的錢應對最終的壞賬。在今年半年報各大行的業績發佈會上,行長們對於不良雙升應對幾乎都有回應。而他們的回應讓人覺得,應對不良的整套體系,銀行已經駕輕就熟。
  中國銀行副行長張金良:一是加強非不良高風險存量貸款的主動壓退的力度,二是加大撥備體系力度,三是加大不良化解的力度,上半年境內機構共化解不良資產約270個億。
  憂慮點三:人民幣匯率波動加大銀行如坐針氈
  今年初,人民幣匯率出現了自匯改以來幅度最為顯著的一輪貶值,兩周之內即期匯率的波幅超過1000點,而到目前為止,年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波動幅度達到3.53%,讓眾多已經習慣了人民幣升值的企業主、投資客們很不適應。於是,最近一個話題被很多報道做了標題“匯率波動加大導致外資放緩進入中國步伐”,好像這種波動是個意外砸來的靴子。
  其實不然,就在3月初,央行宣佈,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交易價波動幅度由1%擴大到2%,也就是說,擴大波動幅度,是“央媽”有意為之。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易綱當時就交待了,未來匯率雙向波動會成為“常態”:
  易綱:其他國家貨幣匯率的波動比我們國家大多了,比如說巴西的雷亞爾、印度的盧比、俄羅斯的盧布,發達國家的儲備貨幣它的波動率也比我們人民幣要大,我們人民幣的波動率太小了。
  當然,短期內沒經驗,看不懂,企業謹慎一點總是有必要的,但是說人民幣會在這種波幅的擴大過程中“急漲急跌”,卻是絕對的過慮了。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經濟基本面就決定了人民幣的幣值會相對穩定:
  郭田勇:我們雖然出現了一些減速,但是中國的經濟在全球來看仍然是增長速度比較高的地區,所以說我們沒有理由認為他未來會出現大幅度貶值。  (原標題:經濟增長減速 專家:中國經濟基本面沒有改變)
創作者介紹

enxyogrpaqf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